華東游(二)

輾轉到了所謂的戶部巷,是一條長長的小吃街。其中的“豆皮”味道還不錯,結構是豆腐乾內加豬肉餡,再於鍋上猛煎,看似簡單但材料跟調味料的配合恰到好處,是武漢少有值得懷念的東西。還有所謂的武漢傳統小吃叫“熱干麵”,說穿了就是麻醬“撈”麵,高雪姐姐的評價是“很好吃”,但事實證明高雪姐姐的評價是不可信的,此麵既甜又膩,唯一的可取之處是它還不算貴。

黃鶴樓其實是不必去的,大部分去的人不是要滿足“到此一游”的變態心理,就是附庸風雅,為了它的詩詞而來。前者不足論,但後者可以說一說。中國的古人是可憐的,可憐之處是他們由於技術所限,把眼光給局限了。例如古人想要遠望,就只能選擇登山,或者是登樓。孔子說“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那顯然是吹牛的,天下哪里有這麼“小”呢?孔子不能感受坐飛機鳥瞰泰山時的感覺,也不能想象在太空船看地球的時候天下到底有多 “小”。所此古人因困於技術,加上選擇不多,所以“登樓遠望”成了難得的事情,特別是位置選得好,可以看到好風景的樓他們就特別喜歡,因此就出現了好多的“名樓”,黃鶴樓是其中一座。古人的眼光跟現代的我們是不能比的,所以當我們登上黃鶴樓遠望的時候,產生“沒甚麼特別啊”,“啊,就這樣啊?”,“有甚麼好看啊?”的感覺是很自然的,因為我們已經有太多的高樓大廈,太多的高空觀景台,古人遠望時那種興奮感覺於我們根本就是稀疏平常,沒必要對古人的文學作品加入太多的幻想,文章詩詞寫得好是一回事,但我們必須清楚古人所看到的景色其實也“不過如此”。

回到現在吧,在樓的頂層照例有一個賣紀念品的“小商場”,其中較特別的是一個賣扇子的攤檔。扇子上有畫,分水墨跟彩色兩種,顧客加錢的話店主會用顧客名字題一首七絕,方法是用名字上的字依次作為詩第一二三句的開頭,再臨時并湊出其餘內容。古詩本來限制就很多,字數,平仄,用韻,對仗的限制,現在再加上句首字的限制,要作得好實在是強人所難。所以這個“畫家加詩人”店主是無法不渾水摸魚,蒙混過關的,還好顧客要求也不高,像高雪姐姐一樣,只要湊夠字數那已經足夠了。題完詩還要畫畫,由於顧客繁多,手又只有一雙,那麼要增加賺錢速度的話唯有就是畫快點,他的確也能在三四分鐘內完成一幅扇面上的水墨圖,但效果怎樣就見仁見智了。如姐姐所買的第一幅,如果不埋沒良心說的話最多最多只能說比“鬼畫符”高明一點,他是“鬼畫畫”。

武漢的漢口留下了很多舊租界時期的洋樓,使這個老城多少增添了一點異國風情,這是武漢的“老本”,也是它少有的特色之一,以至於漢口竟硬造出了一條建滿了“偽洋樓”的旅游商業街,十分討厭。入夜的武漢才真正讓人感到“臉似刀割”是甚麼感覺,寒風徹骨還不算嚴重,干燥的勁風才是致命,在街上行走,全身皮膚就像是金華火腿被吊起來風干時一樣。晚上的漢口商業街盡是霓虹,盡是在播廣告的大熒幕,盡是一浪推一浪而來的群眾,盡是一列有一列各國品牌的店鋪,盡是一個又一個的商場,整個格局是那樣的熟悉。那樣的令人麻木,感覺上是回到了香港,又像是到了深圳,搞不好是搞錯了地方去了上海也說不定。或許這就是很多人所一直所向往的“富起來”吧。

武漢車多人多工廠也多,空氣之惡劣是罕見的,用紙巾一擦鼻子全是黑色!衣服半天下來像放在柜子里一年,滿布白色的塵埃,十分懷疑那是火力發電廠釋出的煤灰。俱往矣!此地實在是不宜久留,也不堪回首啊!

Advertisements

2 thoughts on “華東游(二)

  1. 食過熱干面的人應該都會印象深刻…因為好難入口..為何如此干巴巴的食物要向人推薦

    走左咁多省,四川省空氣最好…其他省份每天需要清理鼻孔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