士多啤梨園一日遊

士多啤梨園 錦田鄉村俱樂部

新界大部分農地原本都屬於原居民,但在70年代開始,各大地產商紛紛進駐新界插旗,用銀彈政策大舉向原居民購入農地囤積,一心等候政府『發展』,然後變成一個又一個樓盤,齊齊發過豬頭。至於在這段等候期,這些土地用來做什麼,其實是無所謂的,偶爾有一些良心發現的地產商,也會租給農民種一下菜…..

士多啤梨園 錦田鄉村俱樂部士多啤梨園 錦田鄉村俱樂部士多啤梨園 錦田鄉村俱樂部

繼續閱讀: 士多啤梨園一日遊

香港英文差過日本

孫明揚

2008年,母語教學『微調』,變相被宣判死刑。時任教育局局長孫明揚,在一個研討會上,為10年母語教學作了最坦白的總結:

『……在我從事制定公共政策的經驗所得,一些政策會帶來一些目標以外的效應,我或許稱之為副作用。當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時,是預計了這政策的副作用,明白到學生在學校接觸英語的機會相對減低,故特意設立了一系列的配套安排,其作用是維持學生的英語水平。』

但結果又如何呢?

『……然而,是否所有學校都能夠創造這麼好的語境,我們學生的整體英文水平又是否都令人滿意呢?我相信大家都不得不承認,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。』

好一句『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』。孫明揚固然可以拋下幾句風涼話,然後拍拍屁股退休。但多年那些來受母語教學之害的學子,又可以向誰申訴呢?特區賊黨政府庸碌無能,教育政策從來不以學生利益為依歸,一律政治掛帥,事事聽從『最高指示』,甚至不惜 將整整一代人的前途作試驗品,母語教學如是,國民教育如是,普通話教中文如是。如此賊黨,假若我們繼續任它肆意橫行,對得住自己嗎?

全文請到:香港英文差過日本

普通話教中文所為何事

十年母語教學,令香港英語水平全線下滑,最後以孫明揚一句「不得不承認,現時本港學生的英語水平,與令人滿意仍有大段距離,且仍有大量改善空間」而「微調」作結;但整整一代香港學生,卻無從選擇,只能淪為教改的白老鼠。如今,母語教學「微調」尚在進行中,成果未明。但一波未完,另一場教學語言戰爭已經悄悄打響了,就是普教中(普通話教中文科)。

繼續閱讀: 普通話教中文所為何事

 

亞視,真正的香港良心

(舊文)
三年前,電訊魔童王維基高調宣布申請免費電視牌照,為香港電視悶局帶來久違的衝擊,一場電視大戰,看來是在所難免了。但三年過去,『說好的』大戰沒有出現,預期的『發牌時間表』原來並不存在,感覺就像在看一部典型TVB長劇,劇到中段,繁瑣冗贅,沉悶不堪,大家都在蜘蛛網中苦候結局。

本來大家都不抱太大希望了,你有你魔童告急,梁班子一概官腔駁回,且不設上訴,霸氣十足。但峰迴路轉,『不遲不早,偏偏在這時候』,亞視搞出一個反發牌奇show,挑戰觀眾品味底線,觸動港人神經,一夜之間,民意迅速凝聚到支持發牌一方,亞視反發牌的初衷,得出了完美的反效果。

但這裡我們必須提出疑問:亞洲電視一眾高層,包括中國地產界奇才王征先生,真的會這麼笨,故意搞一個Show,『毫不利己,專門利人』,來為他人作嫁衣裳?如果我們這樣想,也太侮辱他們的智慧了吧?

答案其實毫不複雜,有看過《無間道》的朋友都會明白。假設王征及一眾亞視高層的判斷力及智商正常,他們不可能不清楚以下事實:
一,事前已有員工爆料,指被迫出席反發牌集會,如亞視預計活動會得到社會廣泛支持,根本無需逼員工撐場。
二,縱觀整個節目,其宗旨毫無懸念是反對增發免費電視牌照,但節目名稱卻是《關注香港未來》,如堅信理念正確,又何必連節目名都要遮遮掩掩?
三,於直播節目內堅稱,亞視與無線的收視比率是『四六開』,且推出港大教授來背書。但必須說,任何頭腦清醒,稍有良知的人都無法相信這個『四六開』神話。
四,亞視作為香港兩家免費電視台之一,在增發免費電視牌照一事上,是既得利益者,理應避嫌。現在卻以大氣電波為手段,直播節目,企圖阻止新競爭者出現,世事之醜,莫過於此。

若王先生及亞視高層頭腦尚且清醒,不可能不知道此節目播出,對本台是百害而無一利。但現實是,《關注香港未來》還是出街了,而且是現場直播,難道亞視真是雷鋒再世,要『毫不利己,專門利人』?

因此,結論是:亞洲電視根本是無間道。為逼使政府盡快批出新免費電視牌照,亞視不惜盡毀僅餘的聲譽,以背水一戰的方式為港人曲線發聲,用僅存的微光,再次點亮香港的電視機。

亞視,是真正的香港良心。
1354076024_2158

香港之英文滑鐵盧

最近,國際教育機構英孚教育公佈了《EF英語能力指標2012》報告,評估了全球54個非英語為母語國家的英語能力。其中香港排名25,比上年下跌13位,排名更落後於韓國,日本,以港人對東洋人英語能力的固有理解,調查結果顯然『嚴重傷害港人感情』。

平心而論,單憑此報告而說港人英語水平下降,似乎不公道。首先,調查在2011年才開始,只有兩年數據可參考,未能看出長遠變化;再者,調查的國家數目由2011年的44個增加到54個,在此基礎上再比較兩年排名,結果可能會有大出入,也不公道;單以分數論,香港比去年下降了0.79分至53.65分,變化其實不大,只是香港與鄰近排名的國家分數都很接近,此消彼長,分數小許的波動,很容易造成名次大變。例如印度就由2011年的30名上升到今年14名,那是否又證明了印度的英語突飛猛進?

無論如何,報告使大家再次聚焦到香港的英語水平問題。毋庸諱言,回歸以來,不論是雇主對新員工英語水平的不滿,或是歷年會考高考英文科及格率的下降,每年報考較淺的會考英文科甲卷人數的飆升,又或是大家平時對青年人的接觸,都清楚反映出,香港人的英語的確大不如前。但問題是,為什麼呢?答案其實大家都清楚,而且早就清楚。一個非英語國家的英語水平,最重要的變項,就是教育,而回歸以來,對港人的英語水平影響最大的教育改革,是母語教育。

事緣1997年9月,香港特區政府發出強力指引,硬性規定1998年新學年開始,所有中學初中階段必須用母語教學,不論上堂,教學,考試,都必須用中文。但問題出來了。因當然回歸伊始,新政府不想一開始就添煩添亂,因而抵受不住壓力,大力放水,讓114所英文中學獲得豁免,繼續以英文教學,而其餘300多間中學一律劃為中文中學。

英語於港人而言是外語,香港95%是華人,社會以廣東話主導,要在此環境下學好英語,本來就不易,因此,學校的英語訓練,就更形重要。為什麼英中學生的英語會比中中的好?原因在於,英中學生接觸英文的機會多太多。語言要學好,需要浸淫,平時接觸和使用機會的多寡,是關鍵,這也是英中最大的優勢。你很難要求中中的學生在課餘再花大量時間去惡補英文,以追上英中學生的水平。

要命的是,母語教學推出,但大學招收學生的要求又沒相應調整,八大誰也不想降低收生的英文門檻,因此舉無異於自拆招牌,慢性自殺。結果,事情最後以最悲慘的結局收場:中中學生入大學比例只有英中的一半。中中生先輸了英語,再輸了前途。

2008年,在母語教學作出『微調』,即等於宣判死刑時,時任教育局局長孫明揚,在一個研討會上,為10年母語教學作了最坦白的總結:『……在我從事制定公共政策的經驗所得,一些政策會帶來一些目標以外的效應,我或許稱之為副作用。當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時,是預計了這政策的副作用,明白到學生在學校接觸英語的機會相對減低,故特意設立了一系列的配套安排,其作用是維持學生的英語水平。』,

但結果又如何呢?『……然而,是否所有學校都能夠創造這麼好的語境,我們學生的整體英文水平又是否都令人滿意呢?我相信大家都不得不承認,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。』

李國章

警惕『界獨』勢力抬頭

 香港近年確實有股『界獨』(新界獨立)勢力在抬頭,而且像病毒一樣蔓延得很快,是毋庸遮遮掩掩的事實,值得提高警惕,嚴正應對。

 年前特區政府以新界人民的安全為出發點,根據相關法律,決定分階段清拆新界的僭建物。這本是特區政府依法施政,執政為民的一次重要體現。不料新界人不但不領情,反倒把它視為政府出賣新界人權益,從而達到『市界一體化』(市區與新界一體化)的陰謀!

 一眾反對派鄉紳抓緊時機,掀起多起與『界獨』有關的運動,叫囂什麼『文有文鬥,武有武鬥』、『新界人不是病夫』、要發起『流血革命』等等喪心病狂的『界獨』口號,決心與特區政府對著幹。

 以月前特區政府依法清拆荔枝山莊事件為例,期間竟有新界人高呼『邊個入嚟打邊個』,『今日郁我荔枝園,即係郁我新界佬』等暴力口號,更擺出『人鏈陣』,『屎尿陣』等,阻撓特區政府合法清拆工作。這簡直是要搞『界獨』武裝鬥爭,要把新界變成一個自外於香港的政治實體!

 再說,新界自1898起已成為香港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共享做香港人的尊嚴榮耀長達114年。但至今還有人自稱是新界人,試問這不是『界獨』思想作祟又是什麼呢?

 新界人必須認清,堅持『界獨』分裂活動只有死路一條,如果沒有港九的支持,新界將變成一座死城!

hong-kong-map

一國兩制

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第五十一條:

公民自由和權利的限度。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權利的時候,不得損害國家的、社會的、集體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權利。

《基本法》第三十九條:

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力國際公約》、《經濟、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》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,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。

香港居民享有的權利和自由,除依法規定外不得限制,此種限制不得與本條第一款規定抵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