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英文差過日本

孫明揚

2008年,母語教學『微調』,變相被宣判死刑。時任教育局局長孫明揚,在一個研討會上,為10年母語教學作了最坦白的總結:

『……在我從事制定公共政策的經驗所得,一些政策會帶來一些目標以外的效應,我或許稱之為副作用。當政府推行母語教學時,是預計了這政策的副作用,明白到學生在學校接觸英語的機會相對減低,故特意設立了一系列的配套安排,其作用是維持學生的英語水平。』

但結果又如何呢?

『……然而,是否所有學校都能夠創造這麼好的語境,我們學生的整體英文水平又是否都令人滿意呢?我相信大家都不得不承認,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。』

好一句『我們離這個目標還有一大段距離』。孫明揚固然可以拋下幾句風涼話,然後拍拍屁股退休。但多年那些來受母語教學之害的學子,又可以向誰申訴呢?特區賊黨政府庸碌無能,教育政策從來不以學生利益為依歸,一律政治掛帥,事事聽從『最高指示』,甚至不惜 將整整一代人的前途作試驗品,母語教學如是,國民教育如是,普通話教中文如是。如此賊黨,假若我們繼續任它肆意橫行,對得住自己嗎?

全文請到:香港英文差過日本